主页 > Q快生活 >詹仁雄:观众都下船了,电视台是要流去哪? >

詹仁雄:观众都下船了,电视台是要流去哪?

詹仁雄:观众都下船了,电视台是要流去哪? 文/娱乐重击编辑部

詹仁雄位于金星娱乐的办公室位在台北诚品松菸新大楼,桌面对正一整座居高临下的落地窗,只因恰好位在城市里四周再无高楼的偏安一角,这份景象望出去就有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味道。虽然,其实也就是八楼而已。

但詹仁雄的心思或许已经飘到更远的地方。他做红过太多节目,二十年里大概没有比他更会做综艺的製作人,从《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超级星光大道》、《全民大闷锅》、《我爱黑涩会》、《大学生了没》、《金头脑》,档档都是台湾综艺icon--当然,你或许纳闷我怎幺没提到最重要的《康熙来了》?

怎幺可能忘记,就像观众其实也不可能忘记康熙,只是难免想问一句:「康熙还好吗?」前阵子中国GQ杂誌特地来台採访,发了一组长专题,题目就叫做「『康熙来了』十年记:最好的时候过去了吗?」毕竟我们都还记得那个为了康熙準时开电视的时代,还记得那个「明天康熙访问谁」是大话题的时代。问詹仁雄,对此,他自己怎幺想?他是这样说的:

「我认为有两件事情大家要冷静一点,康熙在这五年内,基本上还是在分众里头收视第一的,Always第一名,也许五天里头有一天不是第一名,但是你要知道,带状节目一年要播出两百次,我们可能是190次都是第一名,连续这样五年,那更不用讲前面一直都是,所以这件事情上康熙到底有什幺问题?」

「第二件事情,现在很多人都会说康熙怎幺样,好像有点式微、有点辛苦,但都拿到一个十年第一名的收视率了,电视台因为它而获利多少,然后两个主持人可能是台湾唯一对华人世界发声的重要管道。康熙当然没有伟大到每个人都要给它尊敬,但它甚至不是一个商品,而是一个文化输出,它是代表台湾的对世界华人发声的管道,我们要从各个面向来苛责它吗?你要是拿康熙一集的预算给《冰与火之歌》的导演,他连冰块都变不出来。」

「外行的你们要理解,一个节目在现在的台湾能撑三年以上就厉害得不得了,就要放鞭炮,这五年来几乎没有一个节目做起来过,唯二两个带状节目达到收视率标準并获得大家在媒体上关注,一个叫《金头脑》,一个叫《综艺大热门》,综艺大热门还是在三立这幺强势的频道,基本上现在你要在民视或三立之外的频道做一个新的带状节目,能做起来的几乎不可能。康熙这个产品的特性就是带状节目,包括我自己也是自食恶果,因为本人也是做台湾带状节目开始的,我因应台湾节目的低预算,想出了一个新的节目,并开始了台湾的通告艺人这模式,所以我是始作俑者。」

「说实话,现在电视台一百台里有九十九台是不希望康熙好的,除了中天之外,谁希望康熙好?这是我觉得比较辛苦的,因为我所在的媒体跟其他媒体产生排斥的时候,我不太会被鼓励,但我一直觉得做电视必须和全世界交朋友,但前提是媒体要对我友善一点,要把我变成吴宝春、林书豪,我认为再烂的环境,我都有办法做一个好的节目出来,起码我对我自己的期许是这样子。」

「另外,康熙面临的问题不是只有康熙,而是台湾整个娱乐产业面对的问题,无一倖免,康熙还算体质比较好,在整件事情里头还能够勉强前进。而电视产业的问题在于,我认为所有的频道就像一条河,无线台是大河,有线频道是小河,所有管理这个河的人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这条河的乘客一直在下船,只剩下老人。」

◎「乘客都在下船,你还要划去哪?」

不一定要同意詹仁雄前段对自己的辩护,平心而论,综艺节目(包括相关从业者)总有种奇妙的委屈,委屈在于它或许非常努力,也相当叫座,但几乎少有机会人人叫好;或许拥有非常非常多的观众,或许是电视台最重要的收视招牌,不过看的人多骂的人也多,又看又不屑的人更多,它在文化位阶上的弱势让任何人都可以踩两脚,或许这是詹仁雄开啓防卫机制吐苦水的长年心理背景--「所有产业中,电视最像白米饭,没有人会在意好不好吃,它不好吃的时候你会知道它不好吃,它好吃的时候你不会去感激的。」然而后面一段,他说的问题,已经大到不管外行或内行都不可能视而不见。

「其实每次人家在骂的时候,我都接受,我的确没有想出更好的作品出来,或是我康熙没有满足十年前看的观众与新一批的观众,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或跟台湾真正能执行的人取得平衡;可是我觉得那些都不是理由,我应该去想出一种新的模式,我们这群人应该是要想模式的人。」想出来了吗?「想出来了。一个就是网路,一个就是想节目时是跟更大的观众群(所有华人)对话,例如当时《我猜》那时候,我就严禁小朋友们出一题彰化县县长是谁,玉山是从哪边发源这种题目,我不要有地域性的限制。」

「电视台的问题最大,但电视台又掌握在系统业者手里,但我觉得製作单位也的确没有想出更好的产业结构方式,我们都用30年前的逻辑在做事。买广告、卖广告、做内容、主力的、决策的人,全部都不用网路,所以它势必会死掉,就这幺简单。你问这些电视台老闆谁天天去更新脸书?极少人,因为他很害怕,包括我也是,我很怕在网路上讲错话,这个是一个习惯做媒体的人的本能,他完全不能接受现在的网路特性,当然他也不会从网路特性中去找新的产品来因应。这两件事对决策的老人来讲极其痛苦,他愈不熟悉就愈往后退,就只能从他已成功的模式里头去找到可能再成功的方式。」

「但网路本来就是未来,以后电视、电影、戏剧、新闻、综艺节目,都会是同一件事情,载具的不同改变你收看的方式而已。它是从收视行为去改变你的节目内容,大家现在被一百个频道洗十几年,连很多电视人都觉得电视不重要了,这样怎幺做出重要的产品?」

「每条河的乘客都在下船,无线台的主管还在想节目要这样那样做,我跟他们讲这些都不重要了,你怎幺还认为电视节目重要?现在无线台的观看人口都是五十岁以上,其他的观众族群都是跟五十岁有关的人,隔代教养的小朋友,或是念大学的学生回到家里跟爸妈聊一两个钟头,电视只是开着而已,而不是因为我要看节目而来看节目,还在想你的节目要怎幺做,这件事情有什幺意义呢?因为没有人care你的节目。所以你要做的更好、更高一点,系统业者也好、频道业者也好,都已经是明日黄花,未来的观看机制完全分众,哪有什幺大众时代?现在没有大众传播,现在都是小众传播。」

◎「为什幺你们还在印CD?」

詹仁雄:观众都下船了,电视台是要流去哪? 台湾内容产业的凋零的确间接影响了詹仁雄最重要的事业指标《康熙来了》,没有够多够新的大明星崛起、没有新的风头浪尖让带状节目持续换水保鲜,当熟知的有重量的人物都已是一上再上的老面孔,即无可避免走入以量胜质(广发通告打人海战术)模式;即使像叫好又叫座的《金头脑》,在大红一阵(且引起各台竞抄)后,也必须见好就收,曾经一时风生水起的选秀节目近年也成浅滩死水:

「星光大道这件事情让我对选秀节目和唱片业有非常深的感慨,」詹仁雄说:「选秀节目好不好看就在于他唱歌好不好听。就这样。不必将节目想的太複杂。现在问题是,本来大陆节目还唱台湾歌,但现在没了,我们连评审都没了,在大陆红的歌手都是十年前的,新一代都没有。但你必须要有唱歌节目、必须要有综艺节目、必须要有什幺什幺节目来把歌手放进来,在他还没发片的时候还有一些曝光的东西,让歌手的粉丝更多,但我们现在完全没有。」

「我不讲唱片公司的问题,光讲唱片公司的CD谁买就好,可是大家还是持续在印CD,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愚蠢了。我有一个其他产业的朋友,他那天讲了一句话,我觉得太好笑了,他问我卖多少张算畅销?我说现在买到一万张就算厉害,那一张多少钱?300元。那宣传费用多少钱?大概250万。他说那我能不能把宣传费改成每张专辑里面放100元现金回馈?这样至少也可以卖一万张吧?他的问题捨弃很多宣传上对歌手的帮助,但他讲得非常现实,他觉得你不需要做这件事情,那300万现金回馈你就开演唱会去赚回来,你谈赞助去赚回来。」

「我在两三年前参加一个座谈,题目讲2050年娱乐产业的未来,我只有讲一个事情,那时候还被人家反驳,只是现在看起来我的想法是对的,我说以后所有虚拟的东西都会免费,不管拍电影也好,都是免费的,当一个硬碟可以装一百部高画质电影的时候,谁还想要买票?我看电影是一个仪式,就如同我现在在电视只是开着,它不是针对产品本身。」

「任何线上的、虚拟的东西,我都不认为应该付费,我不想付费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应该去找到更好的获利模式,唱片公司就是很疯狂,唱片老闆也不理解。但是当APPLE新的机种连CD槽都没有的时候,到底为什幺大家还在印CD?」

「未来一定每天都在网路、云端上,在手机上。系统业者或电视台根本就像现在的唱片行一样,或者是卖卡带的、製造机器的一样,都没有意义了。」

说是未来,其实已经没有那幺远。詹仁雄两年前身兼总製作与编剧的迷你连续剧《PMAM》,在台湾电视台播放时,反应平平;转往中国乐视上架后,因为捉準网路族的追剧习惯,反而大获成功,或许这是个他在内容转型这件事上,确实思考、确实执行也确实达到效果的证明之一,唯一讨厌的是⋯⋯

「唯一讨厌的是:台湾这地方常常是说,这个池塘我钓起了两尾鱼,所有人不是去想别的池塘有没有鱼,大家都会想这个池塘里,我要用更厉害的钓竿来钓鱼,但钓的还是那几尾鱼⋯⋯」

不过能够当「第一个钓起鱼」那个人,也不容易了吧。几天前,詹仁雄在他的脸书粉丝页写了些话给他想像中的年轻读者,其中一段是:「捲起袖子开干吧!用网路来决定新的输赢。」似乎意外成为他给他自己一个不错的注解。此时若还研究「康熙是否过时」,或许本身都已经过时了-毕竟一个十年已经够长,观众就算把谁彻底遗忘另结新欢也不算过分,眼前有个超大的新池塘,很难,有点複杂,不知道哪里是最好的渔点,然而趁老人连竿子都还不知道去哪买的时候,扑下去,开始钓鱼吧。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詹仁雄:观众都下船了,电视台是要流去哪?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詹仁雄:观众都下船了,电视台是要流去哪?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