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休闲娱乐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 >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日前,专栏文章〈台湾无大菜?〉发表未久,收到一则读者回应,认为1949年中国饮食精华随各省移民来台前,「本岛仍处于吃豆签的时代」。让我顿时错愕不已。

事实上,早年类似言论的确十分普遍。年少时我自己就常从也是此波移民来台的前辈美食作家的文字里屡屡读到类似:「台湾当时的饮食生活非常平淡,没有多大变化,直到民国三十八年另一批新移民迁入才 」、「台菜一般说来是佐料太简,火候未到,汤汤水水,吃起来总是差不多,不能引人入胜」等语。

对此,自认深深浸淫、陶然乐于台湾饮食之精之美里一路成长至今的我,虽多少能够理解应是出乎「月是故乡圆」的思念之情所致,读多了却难免微觉不平。

但近十数年来,在地意识与认同的昇扬,一波波对台湾过往饮食面貌与传统之追溯、调查、研究与书写风潮兴起,相关史料专书纷纷问世;我总认为应已一步步走出过往的湮埋与误解,没料到,却并未真正成为过去。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遂不禁加倍感叹:果然,以真正属于这片土地的立足点、角度、视野和态度,看历史说历史写历史深入历史,着实无比重要哪!

台湾的饮食,因重重殖民移民背景加之缺乏皇室贵族阶级,先天质性确实由来浑朴。然数百年来渐渐富庶后,虽因先天性格的敦厚内敛致使外观上形式上大致仍偏向简约,但不仅在仕绅豪富宴飨上其实早已演化得极精工讲究外;平民百姓餐桌与市井小食上虽较显直率,却亦有其直见真味的一面。

这种种,先因不受珍视而无法传承,加之战后各方食文化的大举进入并蔚成主流后所形成的排挤效应,竟渐被忽略淡忘。

且不独饮食如此,有太多的领域都如是。结果,流失了真实的过往,也失却了立足的基石与骄傲。然后,站在面目模糊的虚空里企图往前走时,便难免漂浮飘忽、找不着可以稳稳踩踏的地方。

「文创」。有太多人问我对这二字的看法。说来,近几年在这上头的种种困惑与乱象,又何尝不是源于这一直以来的飘忽与模糊?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遂我总是回答:也要先有「文」、才言「创」。而文化,其实根植于历史。饮食,当然亦是如此。

所以过往,每每参与公部门各种饮食推广谘询会议之际,我总忍不住大声疾呼,与其不断举办各种烟花般一时短暂热闹活动,不如把这时间力气金钱转而投入在地历史本身的耙梳与深耕上。

毕竟最要紧,还是得先真正专注踏实稳踏在这片土地上,从这样的视角往回看:

什幺是属于这片土地的风土、气候、颜色、植物、种作,什幺是真正属于这片土地的过往故事、我们的歌、我们的衣服、我们的器物。

什幺是属于这片土地的食物的脉络纹理、类型类别、素材技法、风格神髓、形貌味道 而这种种,又是如何在这小小岛屿上不断生成、繁衍、来去、流动、交融荟萃。

是的,流动。这不断的来去流动,正是这岛独树一帜的身世,交织形塑了我们今日的美丽精采与百花齐放。遂而,每一道轨迹、点滴过往都应留存、牢记、守护,而非一次又一次地否定、推翻、覆盖、遗忘。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所谓历史,不只是一种对过去已经发生的事的记录,更重要的是「诠释」。而这诠释,会因所处位置、观看角度、叙述方式,以及种种目的与意图的不同而有差异。

过去,我们无力选择不停流动的命运,也无能紧握以身在此、立定在此的方式说历史写历史的权柄;但现在,我们开始慢慢有了机会有了愿望,想要稳稳站牢在此,想要完整发掘、知晓、梳理、记住这岛上的过去,懂自己做自己,能够沿袭能够承继;然后,才有根基有养分有把握有自信,从这之上,新创。

而这样的新创,也才能真正稳固,拥有踏实深入生活此刻、走向未来与世界,以及,恆长动人的力量。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正面凝视,饮食的历史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上一篇: 下一篇: